当前位置:首页
>新闻动态>工作动态
索引号: 002482437/2018-1010108578 公开方式: 主动公开
文号: 公开日期: 2018-04-13
发布单位: 浙江省国土资源厅

温州将开展“共享农房”试点 全市计划盘活闲置农房逾万幢
发布日期:2018-04-13浏览次数:字体:[ ]

  图为民宿“岩海山居”

  温州网讯 一边是妇女老人留守农村,大量农田闲置;一边是许多务工者落户城镇,大量农房空置,造成资源浪费。在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过程中,如何盘活农村大量闲置的住宅,把沉睡的资本激活,推动农村空闲房屋开发利用,增加农民收入,又带动城市居民下乡休闲养老、创新创业,这已成为一道现实的课题。

  今年温州市两会上,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明确提出,要深入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,开展“共享农房”试点,探索宅基地所有权、资格权、使用权“三权分置”,激活农民财产权。

  在开展“共享农房”试点前,我市已展开哪些探索?接下来又将如何开展试点?对此,《委员观察》栏目记者作了一些了解。

  海岛探索

  曾经空置的“虎皮房”变身特色民宿村民有了收入,还带火了旅游

  4月4日下午3时许,记者抵达洞头区北岙街道凸垄底自然村,一下车,“岩海山居”几个大字便映入眼帘。沿着木栈道拾级而上,只见一片郁郁葱葱之中镶嵌着十几栋大大小小的石屋。

  3年前,这里还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古村落,空置着17栋大小不等的石屋。通过温籍在杭建筑设计师发起的“岩海山居”民宿项目,如今这些石屋已被盘活,成为洞头新的乡村休闲旅游点。2015年11月,岩海凸垄度假山居项目举行开工仪式,项目分一期二期,共涉及整村27栋石屋,其中一期投入两千万元。“当时看准了这个资源,便与村民协商租赁。”温州岩海民宿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董尧说。

  经过大量的前期工作,凸垄底整村改造通过租金与分红的方式将村民闲置农宅统一收租,并建设安置房,妥善安排村内少量原住老人的住所与生活。此外,对于有投资意向的村民出让一定比例的股权,让他们参与了解整个项目。

  70多岁的叶明凯是凸垄底村人,他说,“如果不是因为开发民宿,这个存在了180多年的自然村可能就会消失,这些具有海岛特色的‘虎皮房’也就一直空着。”当地人习惯称石屋为“虎皮房”。

  叶明凯的老房子被改成了“岩海山居”3号楼,取名“石沧”。“租期签了15年,每平方米按50元算,我的房子有240平方米,一年租金是1.2万元。”叶明凯说,原本闲置的农房有了出租收入,再加上他现在负责管理民宿仓库,一个月也有2000多元的收入。“像我一样的村民还有不少,大家都从这个项目中得到了实惠,可以安心在家养老了。”

  洞头启示

  政府打出组合拳,让农房活起来民宿业发展迅速,形成海岛特色

  近几年,洞头区的花岗渔村等地的闲置农房纷纷被盘活,形成特色民宿群。民宿开发前,花岗村集体经济收入一年不足5万元,项目引进后,直接为村集体经济每年创收10万元,成为“网红村”。“通过发展民宿,盘活沉睡在大山和海岛深处的闲置民房,带动乡村经济,同时能够有力带动本地村民就业,吸引青年回乡创业,实现乡村的自我增值和发展。”洞头区旅委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为实现石屋的再次利用与价值重估,2015年开始,洞头区创新闲置农房流转机制,相继出台了农房使用权流转实施方案和管理暂行办法,明确闲置农房的分类处置、农房产权关系处理、出租方与承租方的利益分配等相关问题。

  洞头区委渔农办副主任、区农林水利局副局长庄明贵说,市场信息不对称是农房流转不畅的关键因素之一,因此洞头以街道(乡镇)为主体,以村(居)为单位,组织开展闲置农房基本情况和户主流转意愿调查,建立闲置农房和流转意愿基础数据库,并依托农村产权交易平台,打造统一的农房流转市场双方信息发布窗口,推动闲置农房市场双向开放。

  “由于相关政策和措施到位,近两年来闲置民房改造民宿项目如雨后春笋般在洞头生根发芽。”洞头区旅委相关负责人称,洞头民宿业发展迅猛,已有2800多张民宿床位,村民通过出租农房入股等方式,享受到乡村经济的新红利。民宿经营户年均收入10万元以上。正是旅游带动效果明显,金岙村还吸引了台湾101民宿投资5500万元进行整村开发。

  部门规划

  我市将开展“共享农房”试点全市计划盘活闲置农房逾万幢

  3月23日,温州市委市政府《关于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高水平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(2018~2022)》正式出台。这既是温州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纲领性文件,也是新世纪以来连续14年以“三农”工作为主题的市委“一号”文件。

  文件中提到,“共享农房”或将成为一种新时尚——我市将开展“共享农房”试点,支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、社会工商资本、下乡创业市民承租具有合法权源的闲置农房,用于乡村民宿、休闲农业、农村电商、健康养生、文化创意等产业发展,全市盘活闲置农房10000幢以上。

  对此,市委农办(市农业局)经济发展处处长季旭仁介绍,“共享农房”其实在温州各地都有开展,不少地方都用闲置的农房开办民宿,激活农村经济。

  “制定文件主要是为了规范农房的使用。共享农房不能强制共用,必须尊重市场规律,遵循乡村发展规律,因地制宜,走特色经营之路,才能快速发展,持久发展。”季旭仁说,鼓励农民利用自有住宅经营乡村旅游或以空闲农房出租、入股等方式,获得经营性或财产性收入。鼓励市民、返乡农民工、大学毕业生、退伍军人租赁空闲农房,创办新型经营主体。引导乡镇村利用空闲农房开办文化、体育、旅游、教育、医疗等公共配套服务。

  【委员观察】

  市政协委员、温州大学法政学院副院长 缪心毫:

  探索三权分置改革的温州模式 尽快建立农房使用权交易体系

  市政协委员、温州大学法政学院副院长缪心毫今年向市政协提交了《关于探索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、建立农房使用权交易体系的提案》。缪心毫认为,振兴乡村的基础在于吸引人才、资金等下乡,以外在资源的引入激活乡村的发展动力。

  然而,乡村土地、宅基地的集体所有制对外来资源的进入构成了阻碍,人才融入不了,资金沉淀不了,外来资源“来而不安”,无法有效缓解现有乡村人才、资源日益空心化的问题。

  缪心毫建议从三方面切入此问题:一是活用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,探索建立宅基地、农房使用权交易规则;二是尽快建立宅基地、农房使用权交易平台,盘活宅基地、农房的财产价值;三是加强规划,建立预警机制,规范外来人才、资金参与宅基地、农房使用权交易行为。

  缪心毫表示,在保持现有宅基地集体所有权不变的前提下,应积极探索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的温州模式,建立农房使用权交易体系;后续政策进一步明朗后,应积极探索建立宅基地使用权交易体系。此外,地方政府应建立预警机制,对农房使用权(包括后续可能的宅基地使用权)的交易进行有效跟踪监控,严格防范因上述使用权交易出现农民流离失所的负面后果。

  市政协委员、温州大学瓯江学院理工学院院长 孔向东

  盘活农房,需要政府引领 规划先行,避免无序发展

  农村尤其是山区农村,留住人这个第一生产要素,就有发展生机;盘活房这个沉睡的资产,就有发展活力。今年全市两会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提出,开展“共享农房”试点,探索宅基地所有权、资格权、使用权“三权分置”,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。

  但是,如何落实好政策,活用好政策,发挥好政策的最大效应,真正把空闲农房变为共享农房,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总之,不能只是“看上去很美”。

  孔向东建议,共享农房,首先要共享信息。尽快组织开展调查,摸清全市空闲房屋数量、分布、权属等基本情况,建立数据库,并与全国性资源对接,有效利用新兴技术实现“现场数据化调研,远程可视化看房”,快捷发布信息。

  此外,盘活农房,需政府引领、规划先行,既要避免政策一出台一窝蜂抢着上、各干各的无序发展,又要避免走先发展后治理的老路、弯路,挫伤农民与投资者、经营者的积极性。应根据成片空置农房与分散空置农房的不同区位、地段、交通条件、发展条件等情况,科学论证、统一规划,精准定位、协调发展。


分享到:
0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本页】
[全文下载]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